這是文藝營的聽課心得筆記!

鍾文音◎漫步當代散文的歧路花園

  開頭先用「散文就像是盆栽,小說則是花園」來比喻述說寫作上的廣度。大概是素材跟手法呈現的限制吧!(忘記明確的結論了)

老師說從淡水過來,本以為颱風影響會取消了阿,聽到風雨無阻還是趕過來了。在高速公路上移動時,是有過類似的印象—除夕夜,是的因為這時候幾乎沒有車,率先用此舉例說寫作時可以善用情境對比,一樣的是什麼不同的又是什麼。(又如童年vs現在)

  老師說他也蠻喜歡看大風大雨,只是前提為無傷害性的自然現象。望著窗外遙想似乎可以聯想到許多景像,層疊開窗的意象...(說到這其實我也是如此,小時候的我就很喜歡`看火',我知道玩火很危險,所以我喜歡看火,在鄉下時常見到燃燒枯枝樹葉。另外則是也喜歡看閃電,當然我也知道閃電很危險,不過在天候允許下我喜歡在戶外看閃電..總覺得光爪令人眼睛一亮)。

  提到寫到關於傷害性的內容時,則習慣用小說的方式呈現,筆者會比當事者角度遙遠,是一種較安全的方法。

  再分析小說與散文的分野,散文格局較小,常見親屬朋友體材,沒鋪陳好唯使讀者不痛不養,小說則可辦到揭開癥結/傷口、治療傷口,再包紮/掩蓋傷口(或是指寫手自己?)。因其格局較小難度相對較高,有時說謊是為了表達出真實,試著走過歧路花園(不同道路/方向)則能讓花兒朵朵開。舉例由生活中一個真實的點,延伸至大膽想像,建立一個有劇情張力的核心。

ex 出遊巴黎時掉了包包,如為散文用著平鋪直敘難見波濤。(報警,接著度過危機..)倘若是小說,則可以用小說方式書寫著路上瞥見不少妓女,如為了讓自己的旅途更為順利,是否該出賣自我?在此繁華的都市加上內心的掙扎會更有看頭。

  而書寫常見的模糊地帶不只於小說與散文,常見書信體與鮮少人提及的日記,同樣會讓人感到詭弔。有人會用過去的情書去編織一本書,有人用十年甚至一生來紀錄個人感情史(所以平時多累積自我的素材/碎片,需要時就可以拿出來拼湊/重組。至少個人日誌也是一種讓當事者檢視過去人生的手段)。

ex 用 love and hate 總共八個字母開頭,去塑造八位情人,真實的部份從過去的旁人提煉,其他則是補為虛擬個性,戲劇化的寫法為其每人為享用自我身體的一部分,比如眼睛,L她總是抓住我的眼神,譬如H她則是佔用我的腳,我為他等待了一生。藉由故事操作,可以擴充為不同的風格,所謂的「操作」指寫手知曉自己在進行創作這檔事。人往往有青澀的過去,卻沒能把持住當下的心情(回應上述累積多年再出版的策略),因
為當下的自己需要一個宣洩的出口(這個我很能了解)。如為某當事者被公開的日記,因為沒人會在給自己看的內容裡美化自己,在赤裸中更能看到真實的人性/自我。

  小結,當寫作在今日已成顯學,要避免成為流水帳的郵寄或是內容匱乏的日誌,需要多加入一些`獵奇'的因子(有點忘了,應該跟上面的舉例同理)。而且不用全部都寫,只要由「一點」去擴充想像,包括從有趣的事件延伸,帶著跟讀者互動的角度去演化劇情...再加上只存在於個人的特色,就有機會成為佳作了!(大概就是這般)

其他後記:
1.人會因為眷戀某人,而無法自由自在的環遊四海(可能是雙親,也可能是另一半)。

2.在於台語創作文學方面,老師也有許多覺得尚待解決的議題,語言生文字再到創作往往有一段路需要走,而台語在現階段還有許多困難。如翻中是該顧音還是及意好?又同一物在不同地方可能有不同說法/發音,這部份同樣困難。(姆嗯嗯..)

3.台灣的文學受到寫作類別的標籤限制,在外國小說散文的區別沒這麼明顯(應該是這樣說吧),但老師認為在創作上可以藉由`腔調'的轉換,去呈現更好的作品(由`我'寫,但是加上側寫.. 有點忘了)

4.所謂的挖掘記憶,存在著一定的危險性。(一方面是提及某些作家會辦隨著精神異常/躁鬱症。另一方面我還有想到... 挖掘週邊朋友其實也是一種隱私的公開)

更多心得: http://blog.xuite.net/alsuka/blog/13192719
小說b的學員心得 http://city.udn.com/v1/blog/index.jsp?uid=bloodmoon
散文A http://blog.roodo.com/prose2007/archives/cat_417221.html
其他片段心得
http://city.udn.com/v1/city/forum/article.jsp?no=54037&aid=2370648
http://city.udn.com/v1/city/forum/article.jsp?aid=2370648&raid=2374519&no=54037&cate_no=68081

阿思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