摯敵--我誠摯以對的仇敵
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06/new/oct/30/today-article1.htm

[聯想]

對於書寫自己的過去,抑或當下日常的週邊,常會猶疑
這麼樣裸露的情感需要完完全全的寫出來嗎?
大辣辣的描述,在當事者眼裡不曉得會有什麼感覺?
或許當下他並不曉得,也許是褒或許是貶,專業的寫手
在於宣洩自我心情,跟隱藏個人遐想之間,該如何取得平衡呢?


或許老了就不介意了吧,只是或許。


用剝離關鍵字加入抽象字眼,加上分站紀錄的習慣,
不曉得將來挖掘時可以辨識出幾分,
也許推敲以往的想法也是將來的樂趣,


(因為有些東西有些人還不應該知道)


然後慢慢補完人生每一段歷程,
為自己撰寫最貼切的點滴描寫,
在讀了這麼多戲劇化的小品,稍微加油添醋應該可以接受吧?
所以此刻還不斷的在佈下線索阿.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思卡 的頭像
阿思卡

阿思卡書香小棧

阿思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